去收銀台 網站地圖 聯絡我們 訂購說明 藍光影片
首頁 > 商品信息
    2017-12-17 Sunday更新! .
客户服務
  • 若有任何問題,請聯繫我們.
  • 營業時間:
    (24小時 全年無休)

[法] 芭托莉甲男高音演唱 (Mission_Cecilia Bartoli)

 
編號:  BD25_8143
價格: NT$100
標籤: NULL  
 
商品介紹
影像:AVC 1080P 音效:法DTS-HD5.1 字幕:法語
 
塞西莉亞·芭托莉(Cecilia Bartoli)有“21世紀次女高音第一人”的美稱,首次中國之行,讓塞西莉亞·芭托莉(Cecilia Bartoli)特別興奮。在結束了北京、廣州的音樂會後,她早早來到上海,看上去笑容滿面、神采飛揚。她說,特意選擇坐火車在北京、廣州和上海三個城市間穿行,並非如傳說所言是因為害怕坐飛機,而是為了更多地看看中國。演出前,芭托莉和母親一同遊歷了陸家嘴、豫園、朱家角等地,愛上了小籠包(她稱之為餃子),而上海這座城市讓她欣喜不已:“在這裡我彷彿看到了22 世紀,我太喜歡上海了。”
 
     芭托莉親自挑選了巡演曲目,其中並沒有最具代表性的巴洛克音樂,也沒有歌劇選段,而是以19 世紀意大利與法國的浪漫歌曲為主。對此,她的解釋是,音樂會以鋼琴伴奏為主,這些作品更適合與鋼琴合作。
 
     換一個角度看,演唱曲目也符合芭托莉的音樂脈絡。比如,有8首曲子出自羅西尼,而羅西尼恰好是她藝術道路的起點。 1985 年,19 歲的芭托莉第一次登台亮相,唱的就是羅西尼《塞維利亞的理髮師》中羅西娜的詠嘆調,她也因此一夜成名。 1989 年,芭托莉因在羅馬歌劇院扮演羅西娜而引起轟動,人們驚呼:“羅西尼時代的羅西娜重返人間。”因為長久以來,羅西娜這個女中音角色由許多女高音詮釋,即使女中音唱來也習慣用較高的音域表現,而芭托莉卻返璞歸真,恢復了花腔女中音角色的真正神韻。
 
     而後,芭托莉又嘗試了莫扎特以及其他音樂家的作品,先後扮演了莫扎特歌劇中的凱魯比諾(《費加羅的婚禮》)、採琳娜(《唐·璜》)、蘇珊娜( 《費加羅的婚禮》)、多拉貝拉(《女人心》)和德絲皮娜(《女人心》)等角色。 1998 年6 月,她在意大利古城維琴察的奧林匹克劇院舉行了一場獨唱音樂會,曲目包括維瓦爾第、亨德爾、莫扎特、舒伯特、柏遼茲、羅西尼、比才等人的作品,因優美的音色、極佳的技巧而備受好評。此次中國之行,觀眾領略到了芭托莉對於多尼采蒂、比才等的聲樂作品的出色駕馭。
 
     芭托莉是當今為數不多能夠展現花腔的次女高音,她擁有不可思議的技巧和音域,甚至能駕馭《魔笛》中的夜後。卡拉揚曾在一次彩排後對她說:“你知道嗎,我感到活著真是一種幸福,因為我能聆聽到這種天上才有的聲音。”這句話日後被人們反复援引,作為對她的讚美。
 
     相比之下,芭托莉對現代音樂沒有多大興趣,她更著迷於將聲音作為一種樂器,去探索聲音表現上可能的極致。她投入巴洛克音樂,並堅定地認為:“在21 世紀,人們會更接近巴洛克音樂,會有更多人、特別是年輕人要聽巴洛克音樂,那就是我所要唱的。”芭托莉熱衷於挖掘那些被今天的大眾所忽略的作品,如2008 年她演唱了19 世紀“歌劇女神”瑪麗亞·馬利夫蘭(Maria Malibran)曾經唱過的作品,發行了一張唱片《向瑪麗亞致敬》(Maria )和一張DVD。她經常流連於歐洲各大圖書館查找文獻,2009 年時,發行了一張《犧牲》(Sacrificium),收錄了11 首為閹伶歌手而作的詠嘆調,試圖以次女高音的技巧讓這些稀世佳作在封塵三個世紀後重現花腔魅力。
 
     此次上海音樂會,芭托莉也帶來了4 首極少在中國上演的聲樂作品:瑪麗亞·馬利夫蘭及其父親、妹妹創作的《咚咚鼓聲》、《走私客》、《哈巴涅拉舞曲》和《楊柳依依》。當然,她還是以返場的方式讓樂迷欣賞到了巴洛克音樂的魅力,並表示下次再來中國,她會考慮帶來由交響樂伴奏的巴洛克作品。
 
訪談內容
 
B=《外灘畫報》
 
C=塞西莉亞·芭托莉(Cecilia Bartoli)
 

B:聽你的莫扎特或者羅西尼的錄音,似乎並不能區分女高音或女中音,你覺得你有可能在舞台上唱費奧迪莉姬(莫扎特《女人皆如此或戀愛學堂》)或者賽密拉米德(羅西尼《賽密拉米德》)麼?
 
C:不太可能。但你必須知道,區分女高音和女中音並不是一個傳統。你在《費加羅的婚禮》中就能看到,所有女性角色都是女高音,有蘇珊娜,還有凱魯比諾、瑪切林娜,她們都是女高音,但是她們的聲音顯然是不一樣的。凱魯比諾13 歲,而瑪切林娜可能有60 多歲了,她們的聲音截然不同。區別處不在於音高,而是聲音的色彩。考慮到羅西尼為伊莎貝拉·科爾布蘭(Isabella Colbran)所寫的角色,你就會看到這一點。眼下這段時間我還是會專注在巴洛克音樂上,像維瓦爾第的作品,還有一些很棒的計劃,比如錄亨德爾的專輯。我喜歡用古老的樂器製造音樂,就像我一直在探索的那樣。
 
B:你是不是覺得18 世紀或19 世紀的歌手更加幸運?
 
C:我必須承認,我嫉妒那個時代的歌手。我嫉妒,因為今天我們和作曲家無法建立融洽的合作關係。今天流行歌手可以量身打造,但是這對古典歌手是遙不可及的。比如法里內利(Farinelli),波爾波拉為他專門作曲;莫扎特為南希·斯多蕾斯(Nancy Storace)作曲;羅西尼為伊莎貝拉·科爾布蘭、亨德爾為閹伶歌手塞內西諾(Senesino)譜寫了所有主要角色,甚至門德爾松都為瑪麗亞·馬利夫蘭作曲。很遺憾,這樣的經歷我從沒享受過。
 
B:所以你會不會考慮做一些跨界流行演出,像其他很多歌手所做的那樣,這樣至少能有作曲家為你量身打造?
 
C:我並不排斥這樣做。但是目前對我來說,真正有意義的跨界,是讓人們越過阻隔,聽到原本可能從來沒聽過的音樂——我喜歡的音樂,因為這是我能做到最棒的音樂。
 
B:2012 年你發行了專輯《使命》(Mission),贏得了2013 年度德國古典迴聲獎,你在唱片封套上以光頭造型亮相,為什麼?
 
C:做這張專輯的初衷,是挖掘那些被當今音樂家或古典音樂界忽視的作曲家的作品,如阿格斯蒂諾·斯蒂法尼(Agostino Steffani),他對德國北部音樂的影響就如同呂利(Lully)對法國、普塞爾(Purcell)對英國音樂風格的影響。除此之外,不光是在技巧上詮釋好這些作品,我還會去挖掘作曲家的創作心路歷程,以求在聲樂之外能夠復活這些作品主角的性格與戲劇特點,從而真正喚醒這些被人遺忘的偉大作品。這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跨越。關於唱片封套,我當然可以用一張大家都覺得很美的照片,但對於我想展現的事情沒有任何幫助,我希望唱片能夠讓人第一眼就產生一種神聖的佈道感。
 
B:你之前的專輯《向瑪麗亞致敬》以及今年的《諾爾瑪》(Norma)受到評論家與樂迷一致好評,對於作曲家以及錄製曲目的選擇你是怎樣取捨的?特別是在你演唱了許多巴洛克音樂後,最近又回歸到貝里尼,錄製了《諾爾瑪與夢遊女》,是怎樣的靈感使你做出這樣的回歸?
 
C:你或許也知道,從演唱羅西尼出道,我的音樂生涯陸續演唱了多尼采蒂、貝里尼、莫扎特以及巴洛克時期的維瓦爾第、格魯克、亨德爾等大師的作品。當初大概是因為太喜歡羅西尼、貝里尼等人的作品,我情不自禁地去追根溯源,試圖回到源頭。並且,我在追溯那時的音樂作品的同時,思考那個時代的大師及其作品是如何影響到之後的??羅西尼與莫扎特的。另一方面,在25 年的音樂歷程後,我的聲樂技巧和聲音條件更為出色,而追本溯源讓我對這些大師的作品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對人物的性格與情感也有了更好的把握。因此,我錄製這些專輯,想把這些體驗與變化與大家分享。
 
之所以錄製《向瑪麗亞致敬》是因為瑪麗亞·馬利夫蘭是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歌劇女王。在她之前,舞台被閹伶歌手統治,沒有女性在歌劇舞台上演唱。因此,她的歷史意義和象徵意義都是劃時代的,十分重要。另外,非常有趣的是,馬利布蘭演唱的很多作品也正是我剛開始歌唱生涯時所演唱的。更巧合的是,她的爸爸是一個男高音,我爸爸也是個男高音,她的媽媽是個女高音,我媽媽也是個女高音老師。她來自一個音樂世家,我也一樣。我找到了自己和她的很多共同點,所以我錄製她演唱過或者首唱作品的專輯,以表達對她的崇敬之情。
 
B:作為當今最偉大的次女中音之一,你為什麼不唱《卡門》?
 
C:對於我來說,接觸或者選擇一部新作品時,更注重的是能否給角色或者給這部作品帶來新的東西。比如今年我們在薩爾茨堡聖靈降臨節音樂節上演了《諾爾瑪》,這部貝里尼的名作1835 年在米蘭首演時,其實是由女中音來唱諾爾瑪的,而由女高音來飾演阿達爾姬薩(如今多由女中音來出演)。看到這一點時,我覺得可以還原作曲家起初的設計,由我來詮釋諾爾瑪,這樣我就能為這部作品帶來全新的、也更符合作曲家原意的衝擊,從而賦予角色新的內涵和視聽體驗。總而言之,在選擇新作品時,我更注意能否忠實體現出作曲家的原意,以及能否更好地服務作品、詮釋作品。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找到演繹《卡門》的新視角,我也會去演。
 
B:你挖掘復活了許多巴洛克時期的作品,但整部巴洛克時期的歌劇似乎很少上演。
 
C:我很願意見到整部巴洛克歌劇上演,但這需要更多的投入,比如更為龐大的巴洛克樂團,不過也許可以成為我以後努力推進的方向。
 
B:有哪些歌手對你產生過影響?
 
C:我的父母,他們都是歌手,是他們給我上了第一堂歌唱課。當今我很欣賞的歌手,有安·索菲·範歐塔(Anne Sofie von Otter)和克麗斯塔·路德維希(Christa Ludwig),當然也有一些過去的歌手我很喜歡。我曾經將康奇塔·蘇佩維亞(Conchita Supervia)的錄音聽了很多遍,那真是非常非常棒的錄音,她唱羅西尼的方式、她的想法,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她的演唱非常現代化,你可以喜歡或者不喜歡她的聲音,因為她的顫音,但是這並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從她的演唱中聽到她的個性。聲音當然非常重要,美或者不美,但這是上天注定的;更重要的是你如何處理你的聲音,這也是最神秘的元素。正是聲音背後的個性造就了一個藝術家。美好的聲音是上天的恩賜,但是如果你不能用好這份上帝賜予的禮物,那還有什麼呢?除了美妙的聲音,什麼都沒有,沒有表情,沒有色彩。
 
B:十年前你曾說過,一個女中音最黃金的聲音可能是30-45 歲間發出。你已經47 歲了,所以你有沒有擔心過?
 
C:(大笑)我確實這麼說過,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會很快退休的。聲音的保持取決於在你的職業生涯中,你如何去使用這個“樂器”。舉帕瓦羅蒂為例,在不幸去世的那年,他還擁有不可思議的美妙聲音。當時他已經71 歲了,但是他的“樂器”還是堪稱完美。他非常小心地選擇該做什麼、怎麼做,那就是:不要去揮霍你的資本,僅僅去使用你的興趣。

最新商品

Powered by 藍光影片 © 2004-2014